76名干部齐聚延安 为啥好几位政法委书记红了眼圈

2018年06月24日 01:30:18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在中政委延安“培训示范班”上,为什么好几位政法委书记红了眼圈?

  6月4日至12日,全国各省(区、市)新任地市级政法委书记等76名领导干部齐聚延安,参加全国新任地市级政法委书记培训示范班。

  据了解,举办这次培训示范班,目的是推动地市政法委书记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法思想,着力提升履职能力,推动新时代政法工作发展进步;同时,发挥培训班的示范引领作用,促进政法系统深入开展大学习大研讨大培训,更加自觉地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法思想贯彻落实到政法工作各个方面。

  这次培训的授课者中,既有来自中央政法委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又有中国延安干部学院的专家学者。培训内容涵盖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法思想;深化政法改革;政法队伍建设;基层平安建设;延安精神及其时代价值等诸多方面。

  更为重要的是,中央政法委陈一新秘书长在开班式上亲自为学员做了《加快推进新时代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专题辅导(陈一新: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市域治理”这个全新的概念一时成为大家讨论的“热词”。

  除了专题辅导外,这次培训还设置了现场教学、分组研讨、经验交流、音像教学等环节,不仅给学员留足了思考交流的空间,更邀请武汉、扬州、厦门、安康四市政法委书记进行经验分享。用几位学员发言时的话讲,这是一次“干货满满、量身定制”的培训。

  示范班上,学员们不仅在理论水平、业务能力方面收获颇丰,更是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开展交流,组织培训如何推进、政法考核怎样设置……都成了学员们热议的话题。

  最为与众不同的是,在现场教学中,这次示范班还把“课堂”搬到了延安的历史遗迹、革命旧址中去。下面,请和长安君一道,去看看来示范班的学员们经历了哪些“不一样”的“课程”。

 

  1969年,习近平同其他14名北京知青一起,被分派到了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面对从北京到梁家河的巨大转变,习近平努力弥合着“北京娃”和“村里娃”的差异。

  插队之初,对于习近平来说,梁家河最难忍、最恼人的是跳蚤。习近平皮肤过敏,跳蚤叮咬后用手一挠,就肿起了红疙瘩,越挠越痒,痛苦不堪。就这样两三年后,习近平就习惯了,任跳蚤怎么叮咬,照样酣然入睡。

  初到梁家河,知青们劳动的评分只有六分,与十五六岁刚刚参加劳动的小女孩相当。一年下来,习近平干的“没黑没白”,后来被评为十分,还是其中最壮的劳力。

  夏天担麦子,两大捆100多斤,他能一口气走完10里山路。冬季打坝,他卷起裤管、光着脚,站在刺骨的冰水里干活。

  长期以来,燃料短缺是困扰梁家河百姓的一大难题,担任支书的习近平在报纸上看到四川大办沼气的报道,决定以此为突破口为乡亲们做点实事。

  在前往四川“取经”后,习近平回到梁家河开始试验:没有石头,习近平带人在烂泥滩里铲去一米多厚的土层,挖出石头;没有沙子,他带领几个青年到15里外的前马沟去挖,一袋一袋往回背;没有石灰,他向有经验的师傅讨教,四处寻找石灰石,办起一个小石灰厂自己烧制……

  沼气池建成的那天,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出气!经过反复检查,习近平找来一根铁扦子用力捅了捅导气管,一股粪水喷射而出,溅了他一脸,出气声紧接着响了起来。

  习近平用手抹了一把脸,顾不上洗,打开沼气灶,点燃火柴,“呼”的一声,灶台上窜起一尺高的火焰,轻盈地舞动着。

  这是延川县的第一口,也是陕西的第一口沼气池。到1975年,梁家河基本实现了沼气化。

  在梁家河的岁月里,习近平还带领乡亲们打起了淤出村内最大一片良田的淤地坝,建立了“铁业社”、“代销店”……梁家河的改变被乡亲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1975年,习近平被组织上推荐到清华大学。走的那天,面对全村送行的人,他第一次当众流下了热泪。正如后来总书记所讲:“当年,我人走了,但我把心留在了这里。”

  伫立于总书记生活和工作过的窑洞中,望着斑驳的墙面和那些充满时代印记的报纸、文件,尽管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人,这里却没有景区那种惯常的喧闹,只有肃静与凝望的眼神。

  

  从毛主席《纪念白求恩》的名篇,到小学课本里《手术台就是阵地》,在中国,提到白求恩,可谓家喻户晓。

  可很少有人知道,来华前,白求恩已经是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卫生部门的顾问,用他自己的话讲,“牛排、红酒、私人诊室”,早已是他生活工作中的“标配”。

  在凤凰山麓的一处小院中,毛泽东主席与刚刚来华的白求恩大夫进行了一次长谈。这里,也是学员们这一站的“课堂”。

  1938年11月,在山西雁北广灵战役中,白求恩把医疗队开到离火线仅6公里的前线,连续工作两昼夜,做手术71例,75%的人没有感染,开创了战地医疗史的新纪录。

  同志们劝他离开,他坚持把所有的伤员医治完并安全转移后才动身。他说:“做军医的就是要和战士们在一起,牺牲了也是光荣的。”

  毛泽东亲自致电为白求恩每月增加100元津贴,被婉言谢绝。白求恩说:“我要钱做什么?要想穿的好,吃的好,我不如留在加拿大”。

  授课老师讲道,在白求恩被感染、生命垂危时,他仍连续两天两夜检查了400多名伤员。身边的工作人员劝道,“白大夫,赶紧做截肢手术。”白求恩回答道:“你可曾见过一个没有胳膊的医生?”他拿起手术刀,在自己左臂划开一个口子,流出的都是感染后的黑血。

  作为一个医生,白求恩当然清楚自己的病情,他选择将最后的时光和精力,奉献给需要救治的伤员。

  授课结束后,学员们缓缓起身,没人再说一句话,很多人在揉着红了的眼圈。

  11日,学员们来到“四八”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1946年4月8日因飞机失事遇难的9名烈士。其中有一位将军,他的诗进了课本。

  叶挺早年追随中山先生。陈炯明叛变时,他亲自护送孙夫人宋庆龄逃离险境,深得中山先生的信任。

  1924年在苏联学习期间,叶挺做出了自己人生最重大的政治抉择,加入中国共产党。

  从北伐到抗战,叶挺战功卓著。

  正当他在抗日战场奋勇杀敌之际,皖南事变爆发,他在前往谈判时遭扣押,此后五年,将军再无人身自由。

  1946年,在我党的多方面努力下,叶挺终于重获自由。他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致电党中央、毛主席要求重新入党。毛泽东主席亲自批复同意,并以“亲爱的叶挺同志”相称。

  收到电文,叶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坚持立即与家人一同飞赴延安。而正是这趟归途,成了叶挺留给后人最大遗憾。

  课程结束时,老师问道:“同学们呐,我们今天的课不一般,你们谁在陵园里上过课么?”

  片刻沉静后,一个低沉的声音答道:“这是头一次,请您一定把今天的讲义发给大家,我要印出来讲给我们的同志听!”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

  回望这次非同寻常的培训经历,长安君不由联想到总书记的两个“首次”出行:

  十八大后,在深圳莲花山,习近平总书记向邓小平塑像敬献了花篮。

  十九大后,在中共一大会址,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全体政治局常委,重温入党誓词。

  他们又一次寻得的,是政法人的初心,更是共产党人的为民之心。

余鹏飞

责编:
  • ?370780.html
  • /377612.html
  • ?o0fqu.html
  • /cpb9h.html
  • /474273/wfuby.html
  • /q9pdb/447457.html
  • ?baotb/29472.html
  • ?137786/clzlr.html